口服液尿液做?三株药业躺枪

来源:http://www.wintonedigitaL.com 作者:母婴 人气:67 发布时间:2019-11-09
摘要:春节临近,节前保健品市场进入销售旺季。 待在蓝宝石的天空里 来自福建的曹先生近日致电《民生周刊》,称其每到节假日都会购买三株系列产品送给家人,多年以来对三株品牌一直

春节临近,节前保健品市场进入销售旺季。

待在蓝宝石的天空里

来自福建的曹先生近日致电《民生周刊》,称其每到节假日都会购买三株系列产品送给家人,多年以来对三株品牌一直较为信赖。然而,最近网上的一则消息,让他对这一品牌产生了疑问。

一只乌鸦和一只喜鹊的鸣笛

曹先生所称的消息源自去年12月末陕西一家媒体的报道。该媒体发布消息称,有人在咸阳市武功县贞元镇各个村庄收集老年人的尿液,并援引知情者的话说,收集尿液是为了制作三株口服液。

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天空中的假意

报道指的三株口服液产品是由总部位于山东省济南市的三株集团旗下企业研发生产的,已在市场上销售多年。

从北京飘来雾霾

这款口服液真的像陕西媒体报道所说的添加了人体尿液提取物吗?《民生周刊》记者分赴陕西、山东两省进行了调查。

遮住了我仰天的动力

每桶10元收集尿液

你把天空装扮的很失落

按照曹先生提供的“武功县”、“收集尿液”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几则内容一致、标题不同的文字报道很快被找到。转载媒体所标注的信息源显示,最先刊发这则文字报道的是陕西广播电视台某新闻栏目手机客户端。

我会失望的说北京你干嘛

报道载明:在咸阳市武功县贞元镇东杈留村,有几户人家收到了一个黑色小桶并附带一袋洗衣粉,而这几户人家家中都有60岁以上老人,送桶的人告诉他们,让这几位老人每天把尿液攒到桶里,每天晚上会有人来收尿液。

你是掉进水里的乌鸦吗?

栏目组就此询问了该村村委会,村委会人员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而村里一名知情人称,收集这些尿液是为了制作三株口服液,制作这种口服液需要从尿液里面提炼一种成分。

被唾弃成了黑色

以上内容刊发的时间为2014年12月19日。一个多月后,当《民生周刊》记者来到位于武功县城区以北的东杈留村时,有村民证实,此前确实有人在村里收尿。“被电视台曝光后,他们就不敢再出来收了。”村卫生所一位工作人员说。

你是枝头上的喜鹊吗?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该村村民冯某和刘某,二人被指系东杈留村尿液收集点的负责人。

被美化的天使

63岁的冯某告诉记者,去年11月的一天,有两个操外地口音的人来到村里,此时她正在家门前晒太阳,来者问她有个活儿是否愿意接。

这大概只是我一个人无聊时的遐想

“他们说让我帮着收集绝经妇女的尿,每收满一桶就给10块钱,我问收这东西做什么,他们不让我问,还说我不想干就找别人。”拿不定主意的冯某当时还喊来了邻居刘某。

天空的确会变得无色和灰暗

东杈留村有村民1000多人,人均年收入不足2000元。非农忙季节时,青壮劳动力选择外出打工,留下来的都是儿童和冯某、刘某一样的老人。

看起来和雾霾一样

起初,二人觉得村里符合条件的妇女虽然不在少数,但毕竟这是一个不太文雅又难以解释的活儿。来者见状向二人承诺,他们可以定期提供袋装的洗衣粉,便于二人在村里开展“工作”。

于是,从那天起,冯、刘二人就当上了该村尿液收集点的负责人。而两人给村里有意“合作”的村民的奖励也只有一袋洗衣粉外加一只塑料小桶。

有村民注意到,每天清晨都会看见两位老人提一只口径稍大的塑料桶来到“合作”村民家中。回家后,她们再把这些分户集中的尿液集中在一只口径更大的桶中。“他们都是晚上开着车过来把尿拉走。”冯某说。

而据刘某了解,不仅在东杈留村,周边的北庄、桃园、桃北几个村子都有这些“外地人”的尿液收集点,“听说其他几个镇的收集点也都是他们弄的。”$pager$

加工尿液出售

直到当地派出所找上门之前,冯、刘两位老人还认为这个在当地农村普遍存在的尿液收集点,就像村里的化肥代销点一样,“不坑不骗,没啥问题”。

2014年12月20日前后,贞元镇派出所民警找到冯某,向她了解收尿一事。冯某如实回答,并找来刘某为其佐证。在民警的要求下,二人提供了那个“外地人”的联系方式。

“这个事儿是之前有村民向我们反映的,也有举报材料,我们就下去查了一下。”贞元镇派出所一位值班民警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这位民警并没有明确调查原因是否与媒体曝光有关,但走访中他们获得了一些信息。他说:“我们找到了委托村民收购尿液的人,了解了一些情况,因为这类案子我们以前没有遇到过,经过请示我们通过镇政府把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告知了食药监局。”

美高梅官方手机,何秀峰是武功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分管药品安全监管工作。他向《民生周刊》记者介绍,2014年12月22日下午,局里接到贞元镇政府《关于对媒体报道外地客商在东杈留村收购尿液一事的情况调查》,函件中称有两名男子在该村收集尿液,后在大庄镇(武功县的另一个乡镇)曹家村进行深加工。

“接到这份调查后,局里很重视,先通知了大庄镇的食药所,1月23日我带着执法队员与大庄食药所、大庄镇派出所、工商所对曹家村那个尿液加工点进行了突击检查。”何秀峰说。

在当天的检查中,执法部门找到了尿液加工设备和已经加工好的成品。通过对负责人现场询问,何秀峰得知,此人名叫郭保林,系河北籍农民,与同籍的另一位农民来到武功县后,委托本地村民收集绝经妇女的尿液,然后通过高岭土吸附工艺,从中提取吸附品。

何秀峰告诉记者:“据郭保林自己讲,他们会把吸附品销售给山东日照新康科技生物有限公司,经过查询,我们发现这家公司主要从事生物高科技技术产品、医用培养基的研究与开发,主要加工生产各种纯度的尿促性素原料和绒促性素原料。”

《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到,尿促性素与绒促性素在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闭经和促排卵等不孕不育症。

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医学博士伍学焱副教授此前曾介绍说,临床上常用的促性腺激素,主要是从绝经女性的尿液中提取,即尿促性素与绒促性素。国际上这两种药物可以肌注或者皮下注射,国内用得最多的是肌肉注射。$pager$

三株药业躺着中枪

事已至此,武功县这条收集尿液、加工尿液、吸附品外销的线路图已经清晰可见。

但仍有两个疑问有待解释:如果当地媒体曾援引知情人的说法,即“尿液收集去是为了制作三株口服液”成立,那么首先,山东日照的新康公司与总部和生产基地均位于济南的三株药业集团应该有业务往来;其次,这种口服液中应该含有尿促性素与绒促性素两种成分。

“尿促性素与绒促性素要制备成临床用药需要很多环节,我们只是合作药厂的原料提供方。”新康公司客服人员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各尿液采集商送来的成品到该公司后,经过多道工序将其制备成能够生产尿促性素的原料和绒促性素的药品原料。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合作方中没有你说的三株药业集团。”

“难以置信!自从陕西媒体报道说三株口服液是用尿做的后,我们集团不仅接到了消费者的质疑电话,就连各地的经销商、代理商也打电话问怎么回事,天地良心,三株这次是躺着中枪的。”

作为三株药业集团总裁,李宪法并没有拒绝《民生周刊》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而且同意记者在生产负责人的陪同下,到集团生产基地核实情况。

三株药业集团生产基地位于济南市济北开发区孙耿工业园内。在原料车间,记者注意到,除了中药材的味道,并没有闻到其他刺鼻的气味。

公司生产负责人称,三株药业集团依托三株集团的核心技术,形成了集药品、保健品、食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产业结构。

“我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酵中药生产基地,包括三株口服液在内的三株药业集团旗下系列产品,其原料均采用微生态制剂和发酵中药制备而成,成品中没有也无需添加性腺激素。”

记者询问三株药业是否与日照新康公司有过合作?该负责人调阅了集团合作企业目录后称:“肯定没有!”

源头尿液收集难

《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到,因人体尿液中的多种成分经加工后可作为临床用药,因此“尿液收集”在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及江浙一带已经持续多年,但一般公众对此知晓率并不高,尿液收了来做什么?成为媒体探究的焦点。

2012年,在南昌市部分区县中小学的男生厕所里,摆满了红色塑料桶,用来收集学生的尿液,此事曾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央视《焦点访谈》调查后发现,在公厕收集尿液的现象看似奇怪,其实是件有益于社会的好事。除了绝经妇女的尿液中含有尿促性素与绒促性素外,人体尿液中还有另一种可以使血栓溶解,合成针剂后可治疗血栓性疾病的成分——尿激酶。

事实上,注射用尿激酶是国家医保药物目录里的甲级药品,也就是百分之百报销的药物。但由于其源头尿液收集不被社会接受,导致国产注射用尿激酶产量越来越少,很多医院经常断货,严重影响临床使用。一些企业只能选择从国外花高价进口原料。

因此,有专家建议,整个社会都应支持源头尿液的收集,除了对现有公厕进行改造外,今后建公厕时应直接把尿液收集设备考虑进去。

但目前的情况是,一些农民身份的尿液采集商采用的是源头尿当地采集、当地加工的模式,此举虽降低了运输成本,却游离于行政监管范围之外,成为执法监察部门打击的对象。

“由于郭保林这个尿液加工点属于无证非法加工窝点,县工商部门已经将其取缔了。”何秀峰称。

而对此并不知情的冯、刘两位村民在苦等“外地人”多日后,将收集来的尿液倒进了自家地里,“总不能让它浪费吧?”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口服液尿液做?三株药业躺枪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