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话题:从罗一笑事件幕后,看中中草药行

来源:http://www.wintonedigitaL.com 作者:母婴 人气:88 发布时间:2019-07-27
摘要:说实话,当上周三手机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时,我只看了开头就没再往下看——做为媒体人,天生对刻意煽情保持着警觉,因为知道这是媒体惯用的春秋笔法。“弱女子被

说实话,当上周三手机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时,我只看了开头就没再往下看——做为媒体人,天生对刻意煽情保持着警觉,因为知道这是媒体惯用的春秋笔法。“弱女子被”、“年过半百老人被”、“18岁少年掏鸟窝被”等等——事出反常必有妖,一旦看到类似故意打标签的文章,则一概敬而远之。

近两日,关于活取熊胆的争议成为诸多媒体热炒话题,甚至有人将争论上升到“阴谋论”、“政治论”的高度。且从目前争议结果看,以动物保护组织为代表的“禁绝派”完全占据了上风,在众多极具冲击力的图片配合下,解放动物博得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因为,众生平等;生为万灵之首,当负万物生灵之责!保护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笔者对此也深表认同。只是,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这些观点并非西方动物保护者之专利,“天人和谐”本身就是千年中医药文化之精髓,“不取鸟巢,不猎幼兽”早在秦汉时期就被列入条令。大家完全没必要从文化、道德层面评判中西文化在动物保护理念上的孰优孰劣,更不能就此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中医文化、中药发展模式妄加指责。 然而面对滔滔舆情,青主首先是深感困惑——理想和现实为何总有那么大的差距?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确实是美好的理念,但它不可能一蹴而成,任何事物都有发展过程。就以动物类中药材保护来说,我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了多层次的保护性开发利用。先后禁止了虎骨、犀牛角等濒危动物类中药的使用,并对熊胆、鹿茸、麝香等药材的人工开发进行了严格的管理和规范,对取胆取黄技术也进行了改进。这些人工饲养的替代品已成功替代了野生来源,支撑了民族中药可持续发展。我们的保护组织为何对这些进步就视而不见,总想一棍子打死呢? 如果真如动物保护者所期望那样,在现阶段就禁绝熊胆开发使用,青主又将对民族中医药的存续发展深表忧虑。因为在新的替代品尚未出现之前,禁绝熊胆行为,扼杀的绝不只是123个中成药品种那么简单;更为严重的是——在当前条件下,多数药用原料提取手段都会对药源动物造成伤害甚至是失去生命。按照众生平等理论,哪种动物的生命权不值得尊重?牛黄、鹿茸、麝香甚至蛤蚧、蟾酥、地龙,哪一个生命是该被损害的?如果现阶段都要全面禁绝,我们是否都要“素食主义”?民族中医药产业还要不要生存发展? 青主更感到愤怒和悲哀的是——西方世界“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放火”的道德双重标准在中国的屡试不爽。不说国内广泛销售的熊去氧胆酸胶囊本身就是国外专利产品;单是胸腺肽、脑活素、小牛血蛋白等这些西药的提取物原料是如何产生的(大家有兴趣可以上网搜一下),哪一个产品销售额不远超我们的动物类中成药?可能动物权卫士们会告诉你,西方文明人屠杀小牛、乳猪时充分考虑了人道因素,争取“一刀毙命”,减少动物痛苦——但,戴了套套的强奸就不算强奸了吗? 所以说,对于动物类中药材的开发利用不可进入极端,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可以超越社会发展阶段地过度保护。在可持续利用前提下的保护性开发,才是我们现阶段必须坚持的方向。 因此,民众也必须保持冷静科学的态度来看待动物类药材使用上的争议,不可被“面朝大海,温暖花开”的口号性论调所迷惑。如果卫士们还想论战,青主也必将坚定地徘徊在“装A”和“装C”之间,为各位奉献一首小诗—— 挤压,挤压,挤压…… 一头可爱的牛宝宝脱离母体。 睁开迷离的双眼, 外面是温暖花开的世界。 闪电, 一把屠刀刺向了她。 剥开温热的胸膛, 鲜血,鲜血,鲜血…… 那是什么? 胸腺肽和小牛血蛋白。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 1

(本文出自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出自“中药材天地网”,否则后果自负)

图1:11月30日,该篇文章被微信刷屏,随后演变成公众事件。

中药协:熊胆制品不可替代中药协力挺活熊取胆 归真堂牵出动物药材产业难题客观看待活熊取胆之争归真堂争议背后:中药企业如何摆脱原料尴尬中药产业疑遭动物保护陷阱 有无西方利益集团成疑

但笔者没想到,这篇文章会引发如此严重后果。事件曝光后,民众激愤之情如涛汹涌,迅速上升为公众事件。民众愤怒的,应该是自觉爱心付出屡屡被愚弄欺骗;是愤慨于可怜病危女孩的被消费炒作——更可恶的,其父亲竟然是始作俑者!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民众普遍同情小女孩的不幸遭遇;但罗尔和他背后的利益团体,则被扒得体无完肤,实为咎由自取。

罗一笑事件背后,反映出全民诚信危机的焦灼

深度剖析事件背后,则反映出当前全民诚信危机的极度焦灼感——假药假货假新闻、电信诈骗、商业欺诈......,最后连扶个老人、捐点爱心款,也可能被骗——泱泱5000年文明大国,诚信体系竟到如此不堪地步。广大社会对诚信的渴望,从来未像今日之迫切!

从这个层面讲,罗尔,这个自作聪明的媒体人,即使没有被法律惩罚;注定也会被钉在矩阵式自媒体发展史的黑榜上——因为,他污染的是水源,消费的是当前脆弱的人与人之间互信。其影响之恶劣,其后果之严重,几与郭美美事件相媲,绝非简单的道德审判可弥补。

中药行业诚信危机,比罗一笑事件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这种全民的诚信焦灼,是社会高速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其净化和重建需要时间。但青主最为关心的,则是长期存在于中药行业的严重诚信危机。

笔者在1999年药材公司刚上班时,卖的一批怀牛膝,就被辽宁抚顺的左某给骗走消失。倒赔了半年的工资,结结实实上了一堂行业现实课!随后又看到、听到了无数类似案例,甚至业界一度不敢去江西某地买货,因为那里的10次买卖,有9次都会被骗——相信中药行业,每位前辈都有过类似惨痛教训!

图片 2

图2:央视曝光国内某大药市严重的掺杂使假行为。

时至今日,在多个行业的信用体系日益完善背景下,我们中药行业诚信形势依然不容乐观——产地源头一涨价就不执行合同,随意毁约;药材市场掺杂使假、炒作成风;需求方恶意拖欠货款、甚至骗货骗样品屡见不鲜;部分龙头企业,借提升市场之名肆意提租金、炒地皮;多个平台打着药材期货之名,制造虚假交易,玩弄投资者于股掌之间;而多家中药企业低限投料,以次充优,更是家常便饭.......。

这些乱象,对本已羸弱不堪的中药安全保障体系、对民众中医药消费信心,已造成极大伤害,贻害无穷!

失信问题长期肆虐,源自于惩戒机制之缺失

现代社会,诚信体系之建立,单靠道德约束和自省已远远不够,关键还在于惩戒机制的完善。特别是信息的绑定和公开,直接与本人或企业各个层面挂钩,一旦失信则让你寸步难行生不如死——这也是西方发达国家解决诚信问题的通用办法。

图片 3

图3:日前,3家广东中药企业因严重失信而被吊销GSP执照。

我们中药行业也必须如此,一次失信影响一生,严重者就别在中药圈子里混了——历史上的“药帮”文化,早就这么做了,我们今天就做不到吗?在行业层面,天地网诚实通上已经设立了红黑榜,并正在加紧建设企业征信数据库;在国家层面,个人和企业的工商、税务、银行以及社保等数据即将合并接口,信息共享。相信不用多久,无论个体商家,还是大小企业,你敢失信一次,就得终生承受巨大的连带成本。

就像罗一笑事件,失信者在社会舆论强大压力下,被迫退回全部善款;而急于出名的“小铜人”公司,则“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估计接下来只有改名或注销公司,才能继续生存。

诚实守信,是成本最小的盈利之道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一再证明——行骗者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诚信,永远是成本最小、也最简单的盈利之道。

图片 4

图4:天地网体系,大家正是依赖多年的信用走到一起来。

可以这么说,目前在各大产地,能把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朋友遍天下的商家,无不是秉承踏实做人、诚信为业者。像多位行业前辈,他们的名字本身就是金字招牌,挣自己该挣的钱,几十年下来,同样盆满钵满;而那些骗一把就跑的无良商家,在市场经济混乱阶段,尚可以“混水摸鱼”挣点小钱。但在目前信息高度互通、自媒体无处不在背景下,终将无处遁形、无限追责!

这,可能就是罗一笑事件,对仍在幻想利用坑蒙拐骗作奸犯科者、对我们整个中药行业最好的警示,希望大家都不要成为下一个罗尔!

(以上仅代表专栏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前些天话题:从罗一笑事件幕后,看中中草药行

关键词:

最火资讯